涉江采芙蓉

浩浩阴阳移,年命如朝露。

扬起脸,在洛阳的黄土地上,和那双沉睡在定军山绿荫深处的眼遥遥相望。

大爱玄亮,他们是我的本命,也是我从始至终,入圈三年以来唯一守候的cp。始终相信,在某个我不知道,无法触碰,无法倾诉的某个空间里,两个人依然在一起。一体君臣祭祀同,我想永远遥望着历史泛黄的碑刻,敬仰。永远是季汉子民。
大本命是丞相。半个故乡有幸在他最后长眠的地方,这大概是我遥望时最幸福的一件事。唯有定军山下,武侯墓前的双桂,始终执着的向后人无声的诉说着,那千年前的悲欢离合,那曾经滚烫如火的理想,以及扼腕悲怆的遗恨。一千七百年过去了,永恒,在定军山的翠微幽静间驻足,他一直都在,从没有离开。

封面图片是我从玄亮吧里偷来的,原作者题素怨,如果有作者或作者的好友粉丝看到的话,(伸手,可以打我的,有建议的话,我可以马上撤销。)

[亮玄]微(只是片段)

前言:第一次发文,欢迎吐槽和提出建议,在下会认真思考后采纳

      成都是个温暖又湿润的地方,晚风轻轻地拂过,便听到花开在水里的声音,静谧而又柔和。一声一声蝉鸣叠叠地泛开,至月上,沉沉的月色很凉,星辰稀稀落落地四散在月的旁边,静静听着月娓娓诉说美好的种种。盈盈月色皎白如霜,映得云天外一片清朗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天天色还尚早,只不过月初上。诸葛亮便独立一人伫在小亭内,看风。风袭一片袅袅潺潺的云雾,渐渐化开云随身的污浊,一颗星色飒飒发亮,坚定安祥的神态便使人感到心安与崇敬,映在北方深邃的夜色里,直指天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刘备看到这儿,眉眼弯弯的笑了。他看着那清风明月一样的人静静地沐在清深的月光中,白袍的衣角似乎都染上一层幽霜。淡淡的散在寂静微凉的空气中。他轻轻的吸了一口。便感到那凉凉暖暖的气流直入肺腑,似乎连心跳因此都微微的加快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清风下的人依旧挺拔如竹,似乎在凝神思考着什么,似墨玉般剔透的眸子照出了月色盈盈的水光。刘备终究是不忍心让他家军师受凉,轻手轻脚的走到他的身后,将刚刚自己从身上解下来的披风盖在他的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  诸葛亮微微的惊诧,只感到身后多了一袭暖暖的布料的触感。然后缠绵着熟悉的檀香,渐渐地裹在他的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  身前的影子上多了一个影子,映着他最熟悉的人的轮廓。他转头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他,刘备的脸上带着淡淡柔和的笑,“军师深夜看景,好有情趣。可否带备一个。”诸葛亮定定地看着他,专注而坚定。让刘备心中渐渐漫漶着一股欣喜。可下一秒,诸葛亮便轻轻移开了目光。“主公既相约,亮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轻轻地挎了半步,与他并肩而立。他抬头看漫天星辰,却在身旁那人凝神望着明月时,偷偷的转回了目光,悄悄的看着他清俊的侧脸。

[手机废,不太会排版,现在也没有完全摸清lof,如果页面不太美观,敬请原谅。]